新闻详情NEWS DETAILS

和乞丐比做生意,赚钱都被你耽误了

上周六晚上,我和大家聊了我朋友对做生意引发的感慨:前进不容易,放弃不甘心,每天都不想活,但是不敢死。
 
那天,我听完他这几年的“漩涡”,没客气直接开怼:“这钱赚的,再好的生意都被你耽误了。乞丐赚钱都比你高级……”
 
我们经常看到媒体的报道说乞讨月入过万,有房有车,真像个笑话。他们实际挣多少钱我们不得而知,但比起做生意你一定没他牛。
 
01、拼模式,你混得真不如“乞丐”
 
大概十多年前,我们常见乞讨者打扮的破破烂烂,跟前端个碗,要么在人流量大的路口坐着,要么凑到你跟前把碗颠一下。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献过一两次爱心,有时候是小孩子爱心泛滥了,找爸妈要个五毛一块。这是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。
 
慢慢的我们发现乞讨者居然开始表演才艺了,唱歌、拉二胡,定睛一看可能还是
个残疾人。三不五时就会有一群人驻足围观,不论唱的好坏,很多人都会意思一下给几块钱,毕竟也是靠本事吃饭了。
 
“嚯,字写得真好看”,粉笔字都铿锵有力。还有当妈的招呼着孩子来看还不忘训一顿,“你这字写的,当要饭的都不合格”。这一阶段的乞讨者开始用故事打动人心了,动容的给个10块,50块,100块,甚至有给1000块的。这是行业发展的第三阶段。
 
对于乞讨者,几乎所有人都有疑问,四肢健全,为什么不去劳动?乞讨者们已经抓住了用户心理,通过擦车玻璃来“套路”你。
 
中高端车型是他们眼中的精准客户,如果车里坐着一对年轻男女或者是家长带着小孩,彼时脏抹布还没等伸过去,此时车窗内的钱已经飞了出来,屡试不爽。男人嘛,面子大过天。家长嘛,一切为了孩子。
 
四个阶段下来乞丐卖的东西发生本质的变化了吗?变的只是表现形式和商业模式。
 
行业的初级阶段都在等客上门,沿街行乞就像“发传单”。这门生意基本不会有回头客,客单价低,还走不起量,赶上逢年过节也就还能凑合。
 
模式升级之后,你get到了他身残志坚,击中了你柔软的内心,把钱掏了出来。就像我们做营销活动,用户被吸引过来成交了。相比从前客单价变化不大,但是走量了。
 
接着乞讨者开始用他书写的品牌故事打动你,量变小了,客单价开始大幅提升,还会出现大客户,毕竟聚焦了一批听你讲故事还为你的初心买单的人。
 
最后,他们结束了吸引客户的模式,开始主动出击一对一精准锁客。这是极少数企业知道的自动成交机器。
 

你发现没有,乞讨行业和商业并没有本质的区别。但你走到哪个阶段了呢?

02、高明的生意人,都绕过问题找答案
 
听完乞讨行业的模式,我朋友都快哭了,“我还是个初级乞丐啊”。是不是也像极了你的生意?甚至可以说,你的商业模式连一个乞丐都不如。
 
试想一下,如果一条街上出现了至少两种以上玩不同模式的乞讨者,每个人一天的爱心份额也就一次,哪种模式的收益最惨呢?
 
必然是坐在地上面前放个碗的初级乞讨者。如果“开张”半天没收入怎么办?凑到行人跟前,把同条街的对手赶走,实在不行换个人流量更大的街道。这不就是大多数生意人解决问题的思路吗?
 
不同模式之间乞丐的斗争就是我们常说的降纬打击。而绝大多数的生意人懂得的只是同维度之间互撕,在问题点上解答。比如客流少就发传单,或者怪位置不好。
 
如果柚子姐还想扩大300块钱一个柚子的销量,不将技术在本地果农间复制抱团做强,早晚会被另一个“柚子姐”赶超……

苑士峰苑总还是卖桶装成品油维持2元/桶的利润,早晚中粮、益海嘉里会让他2块钱挣不到……

宋景现宋总还是卖印制成品,千万重资产永远只能在以几分厘计算的单张利润中挣扎……

周洪贵周总还是在卖低端防盗门,追随他十几年的老员工会陪他再一次破产……

鱼头王还在卖老鸭,连关16店的故事还将继续上演,老母亲还有钱来贴补赔偿嘛……

赵改亮赵总只能拼大客户订单,早晚他会从佛山家具厂的名录中消失……

李雨辰李老师依旧什么课程都开,细分的培训机构会让李老师扩张多大就死多惨……

程英华程总继续依赖巨头把自己当赠品送出去,程总直面市场的战役还未开始就将马上结束……
 
高明的生意人,从不在问题本身找答案啊!《国顺案例库》中的每一个解决办法之所以大家觉得又新又奇又特别,正是因为袁老师解决所有的问题都升高了一个维度,你真的看懂了吗?
 
“今天才看明白是怎么回事,自己设计方案从来没有考虑过提升维度,到底怎么提升维度去思考呢?”
 
这个问题只有袁老师能来解答了,小编也非常想知道,袁老师是如何升高一个维度去思考解决方案的呢?